薛姮

歧途【双鬼道】

3.
警笛在薛洋动手之后瞬间响起,本就没有走远的狱警们一下打开大门。
“住手!0114!”
狱警长大喝道。身后的狱警们冲过去,制止薛洋。
被薛洋打晕的已经有四五个,剩下几个看见他杀红了眼,东逃西窜。
现场一片混乱,漫地的血花绽放,但是与薛洋猩红的眼光相衬。
魏婴听得喧闹,一路奔来。看见薛洋被七八个狱警压制着,稚气未消的脸庞满溢着愤怒,锐利的虎牙像是一定要吮吸到血液才能收回。
狱警长见到魏婴,一把拉住他,说:“魏婴!你的人!自己解决!”
魏婴力气偏大,钳制住薛洋,道了声抱歉,就回了隔壁。
“你他妈放开老子!”薛洋似乎还在变声期,怒吼显得沙哑低沉。
狱警把牢门锁上,魏婴被薛洋一带,压在薛洋身上,两人摔倒在床上。
“薛洋!薛洋!”魏婴觉得薛洋就像是魔怔了。
薛洋从来没有那么情绪失控。他调整自己的呼吸,很快归于平静。
等到整个牢房都安静下来了,只剩下两人平缓的呼吸声后,薛洋推开魏婴,一声不吭的裹了被子睡觉。
“薛洋?阿洋?洋洋?”魏婴嬉皮笑脸的蹲在床边,“你到底怎么了?发生了什么呀?”
“别那么叫我!你管那么多干嘛!我和你很熟吗?滚开!”
薛洋心里有一团无名火。
他自七岁起便极其要强,那些污言秽语,他要能一笑而过,怕是金光瑶都能打得过聂明玦了。
“你是我的人啊!”,魏婴撇撇嘴,“怎么和江澄一样凶…”
薛洋也不理他,面朝墙壁,闭目养神。
魏婴见他情绪平稳了,敲了敲门,就有狱警来给他开门了。
“刚刚发生了什么。”魏婴眼神阴冷,狱警不敢支吾,原原本本把他知道的告诉了魏婴。
“打开那扇门。”魏婴站在事发的牢房门前,狱警只好给他开了门。
牢房里只剩下三个人,但身上也没见的多好,淤青处处可见,染血的绷带一圈一圈的绕着。他们见魏婴来,带着冰冷的怒火,心下一惊,身子微微发颤。
魏婴带着微笑绕着他们三个转了一圈,打量一番,突然伸手抓住其中一人的领口,眯起眼睛,凉意直达眼底。他没有说话,但显然是因为薛洋的事儿来威胁他们,三人不敢看他,心虚的低头。
想起薛洋明媚的笑颜,与不久前发怒的模样,魏婴一阵心疼。
“你们好自为之。”魏婴留下一句话,也不管他们听不听得懂,直接转身离开。
回到自己的牢房,魏婴又是一张没心没肺的笑容,他看薛洋还在“面壁思过”,脱了鞋子上了床,从他身后揽住薛洋。
薛洋竟然没说什么?魏婴有些好奇。
“洋洋,你不骂我了吗?”
“当然不骂啦。我是你的人嘛。”薛洋翻过身,笑嘻嘻的用甜甜的嗓音回他。“亲爱的,你晚上要抱紧我哟,因为我家小矮子告诉我,我晚上会梦游。万一一个不小心,把你怎么了,嗯……”
薛洋到底是个孩子,威胁人的话说的那么明显,没有半点文字艺术。
魏婴一笑,也不说什么,走到另一张床上去睡觉。

评论(1)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