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姮

【双水】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我觉得我脑洞还是可以的…只是文笔渣渣…毕竟是作文44分的学渣…要是有人愿意帮我填个脑洞也好_(:ᗤ」ㄥ)_
*反正作者都说了水哥头颅是被带回去做祭品的,那肯定供着!贺玄再死一次,水哥头都还在!嗯!就是这样!
*哎呀,随便看看啦,别在意细节……



幽水冥府最中心位置有着与四周阴诡空气不符的圣洁。
那是个祭坛。
祭坛很漂亮,贵重红木做的祭桌上摆着四坛骨灰,面前摆着三柱半燃的香。
最漂亮的是那个祭品——水师无渡的头颅。
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水横天,即使是半垂着眼帘也依旧遮不住睥睨青天的傲气。墨发梳的整齐,玉冠仍然很好的缚住一卷长发。
院子的门被打开了,玄色衣袍的鬼王带着香烛进来了。
他点了三炷香,郑重地向骨灰坛拜了三拜,边把香插在坛子前,边说:“师无渡。”
师无渡半阖的眸子完全睁开,平静无畏的和鬼王对视,等待着下文。
“你快自由了。”
贺玄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让师无渡愣了一下。
不顾师无渡茫然的眼神,贺玄自顾自的往下说:“我想你一定很高兴。我快消散了。师无渡,你自由了。”
当年师无渡身陨,魂魄也被打碎,但是被贺玄带回黑水鬼蜮的第二年,他睁开了眼睛。那时贺玄才意识到,被神武大帝君吾忌惮着的水师,有了脱离人神鬼三界的神识。贺玄趁师无渡刚醒不久,硬生生用法术束缚住了他,才没让仇人再次重生。现在他快消散了,师无渡又可以重新来过了。
师无渡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愣怔地问:“怎么会…?”
“人类更愿意相信科学了,谁还来信这牛鬼蛇神。”
大概是要消散了,贺玄对师无渡也没有一千年前那么大怨气了。
“师无渡…师无渡…师无渡…”贺玄似乎很疼,额眉上青筋跳动,轻声呢喃着师无渡的名字,“你当年要是没有出现,该多好。”
师无渡看着贺玄开始变淡的玄袍,想起当年多此一举的看望。
他在给青玄换命之前,换了张脸,去过一次人间。和贺玄相处的那一个月过得很不错,难得的师无渡不用担心师青玄的性命,做一次真正的自己。他还记得,贺玄对于他渊博的学识十分钦佩。贺玄偶尔也会感慨:“要是妙儿也像吴兄一样,能陪贺某吟诗作对,解答贺某的疑难问题,为贺某分忧就好了。”他看师无渡挑眉,又会继续说:“当然,妙儿作为女子,已经非常好了。是贺某过分了。”自己当时怎么回答他的?啊…对了。“贺兄没有过分,毕竟所爱之人若能和自己志趣相投,那更是锦上添花。”
师无渡一个月后离开的,没有告诉贺玄。贺玄再去客栈找他的时候,早就人去屋空。
那天贺玄竟然喝酒了。不胜酒力的人喝一两口都会醉的一塌糊涂。贺玄实在走不回去了,只好倒在他的水师殿前。
师无渡看着贺玄,蹙着眉却也没有去扶他。后来妙儿找来了,也只当是贺玄失去一个知己而悲哀罢了。
贺玄被换命之后临死前,师无渡是去看过他的,顶着自己的脸。贺玄手里抓着师无渡给他的玉佩,他听见他说:“吴衷,我心悦你。”
吴衷,无终。
贺玄没有被终结,他们的孽缘也没有。
师无渡被拧下头颅的时候,贺玄没有半分犹豫,他杀的是他的仇人,水师无渡。直到把水师带回来,他才感到悲伤,他同时也杀了吴衷。
师无渡醒后,他们偶尔也会有谈心的时候,毕竟这祭台,只有贺玄一人会来,师无渡再不说点什么,他会疯的。
贺玄知道他的告白被人听见,也没有什么表情。只是对师无渡有些恼羞成怒的针对。
“师无渡。”贺玄已经淡了一半了,“你有喜欢过我吗?作为吴衷。”
师无渡垂眸,语气尽量放软,道:“没有。”
“但是,作为水师,有。”
那是一种令人恐慌的感情。当全世界只剩下对面那一个男人可以依靠的时候,不正常的感情像藤蔓一样缠着师无渡,使他呼吸都觉得是错误的。刚意识到那种情感的感觉,真是不想在回忆一遍。
贺玄消散的快差不多了,他的声音有些断断续续。“没有…告白吗………是个遗憾…呢…”
师无渡感受到束缚他的法场退去,他平静的说:“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贺玄消散了。
黑水鬼蜮放晴了。

评论(5)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