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姮

老一辈的故事

每个人都是有少年时代的,就算是刻板的蓝启仁,沉稳的江枫眠,花心的金光善,易怒的温若寒,他们的少年时代想来也是多姿多彩的。那时候的他们大概还没有日后的模样,总是要经历生活的磨难才磨平了顽皮的棱角。
So,我想写写调皮捣蛋的,老一辈人的故事。
*西皮大概没多少。可能会有温启??
*私设聂老宗主叫聂榆。男女分开学习,藏色虞紫鸢她们大概…要过很久…很久才出来??
如果可以接受,那么就凑合看看吧。

——
壹…
姑苏蓝氏一向以清净为重,但每年的秋天总是热闹非凡。
云深不知处的阶梯上荡满着少年人的呼朋唤友声。
“嘿!江兄!好久没见了呀!”金光善看见江枫眠,高兴的一敛扇子,追上江枫眠的步伐。他又压低声音说:“晚上我们偷偷溜出去!姑苏的糕点特别好吃!”
江枫眠状似思考的模样,啧啧两声回道:“金兄你这样让我很为难啊。就我们俩怎么行,把聂兄他们也叫上。”
“你小子!”
两人哈哈大笑。
夏天还未完全离开,余温炙烤着少年,让不少人喊累休息。
金光善拉着江枫眠直接坐在阶梯上,从乾坤袖里又拿出把扇子给江枫眠。
两个人就毫无形象可言的坐在石阶上,顺便还挡了半条路。
“你们两个喔,挡我路了。”说话的在来往一众少年中高了个头,还健壮不少。
就像金光善给他取得外号一样,“嘿!土匪头子!一起休息咯。”
聂榆拍拍江枫眠,示意他往旁边挪点给自己腾位置。
江枫眠努了努嘴,对他说:“旁边还有位置呢。我不动。”
“那可就真的堵了路了。”
“大家一起休息咯,有什么的嘛!”金光善摇扇子摇的飞快,风大的连站着的聂榆都能吹的到一丝清凉的微风。
聂榆翻了个白眼,坐在江枫眠边上。
“不行,江枫眠你还是得进去点,我这儿有太阳,热。”
“江家家训,明知不可而为之。我也很想给聂兄让位,但是小弟我不敢违背祖训啊。”
金光善一看聂榆眉头跳了跳,拉起江枫眠就跑。
“聂兄我们学府见!”
“金光善江枫眠,算你们跑得快!”
嬉闹间的打闹不少,金光善和江枫眠也知道聂榆不过做个样子,但两人还是三步并作两步的跨楼梯。
树影斑驳,扫在玩乐的少年们身上,绚丽灿烂。

评论(4)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