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姮

【羽瑶】问罪

话说我还真喜欢冷西皮…

——
“魏无羡!”
“魏无羡!”
“魏!无!羡!”
那一声声带着憎恶的呼唤在魏无羡耳边响起,怨气竟连堂堂夷陵老祖都控制不了。
魏无羡一惊,才发现那是源自他自身的怨气。
是莫玄羽。
少年的声音嘶吼到沙哑。
“魏无羡!我感谢你替我娘,替我报仇!但是你为什么多管闲事!你为什么害了阿瑶!”
魏无羡无话可说,但是那时候他不知道莫玄羽喜欢金光瑶啊。
“莫玄羽,你冷静一下。”魏无羡低声说着,“我不是故意的。但是金光瑶杀了赤峰尊是事实,他应该为此付出代价。”
“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可你为什么要让他那么难堪的死去!为什么要让他被世人诟病!他那么爱面子,你怎么可以!”
“我不是你!”魏无羡怒喝,“我没有你爱金光瑶的心,我不会去考虑这么多!我只做我觉得对的事!”
莫玄羽的那团怨气越来越旺盛,他大概知道自己有些强人所难,但是内心对金光瑶的疼惜与爱意让他不甘心。
“魏婴!你醒醒!”
蓝忘机的声音唤醒了魏无羡,莫玄羽的问罪戛然而止。
睁开眼是被他嘲笑披麻戴孝的校服,但这一刻他却爱极了这校服,一把扑进蓝湛怀里。
“蓝湛蓝湛,我做噩梦了。我梦到莫玄羽问我,为什么害金光瑶死的那么难堪…”
蓝忘机揉了揉怀里的脑袋。他想,他是能够理解莫玄羽的。挚爱之人离世的痛苦以及被世人指责的心疼,他很清楚。同时,他又是理解不了的。金光瑶当着莫玄羽的面死去,那时的无力一定很剧烈;因为被莫玄羽救回来的人身败名裂,无尽的后悔会为他的怨气增添薪柴;看着金光瑶受苦,莫玄羽估计心疼极了。
魏无羡其实明白的很,莫玄羽已经魂飞魄散了。
他不可能来问罪。
只是这具身体的心脏在抽搐,带动魏无羡做了噩梦。
“魏婴,我在。”蓝忘机抱着他的力度加大。
魏无羡用力回抱他。
在蓝忘机怀里再次入眠,他看见自己紧紧抱住一个金色的人影。熟悉的脸上挂着眼泪却笑的很开心。

评论(5)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