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姮

【双水】王子嫁给乞丐

我就交个党费。
我要在虐身虐心的虐文中杀出一条甜路。
脑洞很大,文笔很渣。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总有那么些人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就像师无渡和师青玄他们。
父母恩爱,兄弟和谐,家财万贯。
都是别人羡慕不来的。
总有那么些人是生来贫穷而又命苦的,就像贺玄他们。
日子清贫,家徒四壁。

贺玄和师无渡的孽缘是因为师青玄开始的。
师无渡虽然感谢贺玄帮了弟弟,但是很不喜欢弟弟天天跑出去找贺玄玩。
自从那日青玄去找贺玄玩,却被隔壁城城主花城找上门要债之后,师无渡就更不喜欢了。
花城没有因为追债而打人,不代表其他债主会那么君子。

“我只是欠了花城的好吗!”贺玄撑在师无渡身上辩驳。
师无渡冷哼一声。

后来师青玄生气了好几天,师无渡没办法,只好把贺玄带到家里,做了他的家仆。师青玄要找贺玄,就必须经过哥哥的同意,而且一天做了什么,师无渡也能从贺玄那边知道。
日子有条不紊的过了两三年,师无渡每天的生活除了生意,便是和贺玄聊弟弟出去玩的一天。
“你就不想出去吗?”埋在面碗里的人抬起头来。
师无渡一愣,转而又笑开,“我不赚钱,谁养这个家?”
贺玄想了想,师无渡算是对自己有恩了,给他一份工作,提供食宿,有固定收入。工资虽然用来还花城的债大概需要在师家打个百八十年的工,但也比之前没有的好。
贺玄喝完最后一口汤,不顾师无渡的谩骂,带着师无渡出去了。
东街繁华,灯光如昼,是如无夜。
师无渡除了偶尔和裴茗南宫杰聚一下,来这里最多的是为了应酬。
撇开商人的身份来看这里,四处是欢声笑语,与叫卖声编织一段舞曲,为酒楼的舞姬应和。空气中弥漫着混杂的香味,在这一头闻到馄饨香,跨一步就会被糖香占满鼻息。
贺玄带师无渡去的地方没有多华贵,一个摊子,两张桌子,八把椅子,便是全部。
“哟贺玄!回来了?”老板和贺玄很熟,端着两碗面过来热情的打着招呼。
“嗯。师无渡,尝尝。”
师无渡也不去责怪他直呼他的名字,没有规矩。
师无渡大概知道为什么贺玄那么喜欢吃面了。老板的面卖相并没有什么奇特之处,只是汤很鲜美面条很劲道,比大酒楼里的多了份诚心。
贺玄乞讨的日子里,一有闲钱就会去吃一碗。

“那你是那时候动心的?”
埋在胸口毛茸茸的脑袋抬起来,师无渡看见自己胸口牙印吻痕交错,推了一把贺玄,扯了扯嘴角:“一碗面就喜欢你,我的感情那么便宜吗?”

其实喜欢在就埋在了心里,只是有一个瞬间将它从阴暗处摆到明处。
那个瞬间没有等很久,在贺玄和师无渡放开那盏长明灯的时候,它准时出现。
师无渡淡淡的看了一眼贺玄,贺玄的目光追着灯飞上天空。师无渡抿了抿唇,压抑下自己内心怪异的情感。

“哦,你动心那么早,还要我追那么久。”贺玄架起师无渡的双腿,看着本来清冷高傲的人,染上绯红,眸中是与他一致的情欲,心里说不出来的舒畅。
师无渡忍着在舌尖的婉转软语,不理贺玄。

后来的故事很简单。贺玄追师无渡,师无渡不敢承认。毕竟是不为人耻的感情。
至于为什么最终在一起了,大概是因为师家被抄,流亡在外,贺玄顶着压力又向花城借了钱,终是没有让师无渡受苦吧。那时候师无渡无比感谢师青玄被他早早的送去了南宫杰那儿。
好在案子查清了,还了师家一个公道。

“今天是我们成亲的日子,你就不能稍微主动点嘛。”
师无渡突然开口:“贺玄…贺玄…你个穷鬼,是不是,哈…看上我的钱了?哈…”
“对啊,只有你的钱,才够给我还债。”贺玄喘着粗气回他。
师无渡一把拉下贺玄,和他接吻,缓解后面的剧痛。
贺玄拉下红帐。
桌上红烛也被熄灭。

评论(6)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