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姮

歧途【双鬼道】

5.
金星雪浪袍说到底就是一件外套,只不过画着金家的标志——金星雪浪。
就像校服一样,告诉别人自己是哪家的人罢了。
没什么意义。
但是薛洋却格外的喜爱。
衣服有些短,一看就知道有一两年了。
薛洋一穿就是一个礼拜,在深蓝的囚服中,金灿灿的,好不突出。
魏婴觉得穿太久了,该换了,可薛洋不给他洗。因为魏婴一般会丢给其他人洗。他不喜欢别人碰他的东西。
魏婴的下巴都快惊讶的脱臼了——他家小流氓乐颠颠的跑去洗衣服了。
薛洋不是个乐意随便表达自己情感的人,所以这件金星雪浪袍成了东部监狱的一大谜团。
东楼的人是因为了解薛洋的战斗力,以及魏婴的疼爱程度,所以也都只是好奇,没有人会去太岁头上动土。
但其他部分的人可不会这么想。
其他部分的人进监狱前或多或少也有些势力,只是没有江家庞大罢了。
当他们穿着一身深蓝做着劳苦力的时候,瞪着金灿灿的薛洋,目光简直快把他刺穿了。
他们动不得魏婴,就把心思转向了薛洋。

薛洋把衣服晾在了东部楼下,等他想去收的时候却是找不到了。
跟在他身后的魏婴叼着棒棒糖,感受到来自前方的低气压。抬眸看了看,发现囚服制作的大海中没了那颗金黄的明珠。
薛洋攥紧拳头,直奔最近的南部大楼。
魏婴知道会出事,但是最近自己旧伤犯了,不能打架,咬咬牙只好先去监狱医院找温宁。

“给我滚出来个人!”
薛洋的声音很大,南部的人探头出来。
“哪来的傻逼,别打扰老子睡觉。”
“你他妈骂谁!老子衣服呢!”
“想要?求我啊!”那人在三楼,把外套从被围栏限制的窗户中抛到了四楼,挂在了两个楼层之间。
薛洋的怒火此刻已经达到了最大值,他觉得一定是自己杀了常家之后就变善良变听话了,竟然乖乖听金光瑶的话不惹事,没有早点把整个监狱的收入自己囊中。
魏婴带着温宁赶到的时候,薛洋一拳一拳的打在一个人身上,根本没有想让那人活着。
“薛洋!”魏婴拦腰抱住他,把他们拉开。
温宁看了看周围被放倒的人,觉得自己其实不用来的。
“不就是件衣服吗!”魏婴也是着急,竟忘了薛洋对那衣服的宝贵程度。
“衣服?”薛洋闻言转头看魏婴,“是,它就是件破衣服!我亲爱的魏少爷,你就算流落街头,也不过短短几年!而我呢?十多年!那件破衣服,是我十几年人生中第一件能穿的暖的衣服!我…”
薛洋说不出话了——魏婴吻住了他。
“对不起…对不起…”魏婴细碎的吻落在薛洋脸上,带走薛洋最看不起的眼泪。

6.
事情以魏婴把薛洋亲懵了扛回去告终。
温宁愣愣的站着,也不知道该干什么,被赶来的医生温情带走了。

“以后有我好不好?”魏婴换上以前轻佻的样子。
“你特么当我是女人吗?恶心。”薛洋一身鸡皮疙瘩,根本不吃这一套。但也没有排斥魏婴的靠近。

江澄来探监了。
魏婴听到这个消息一下就从床上跳起来,抓着薛洋就跑。
“魏婴!你他妈不是犯旧伤了吗!”薛洋跑的气喘吁吁。
“好了好了!”魏婴头也不回。
到了地方,薛洋站在门边做个隐形人,等魏婴。
玻璃窗外,是一脸怒气的江澄。他总是皱着眉头。
他怀里抱着一个五岁左右的孩子。孩子披着和薛洋一样的金星雪浪外套。
是金家的孩子?江澄和金家的人结婚生子了?
魏婴觉得自己太不关心自己的师妹了,连他有老婆了自己都不知道。
魏婴坐下,又转念一想。
不对,金家只有嫡系这一条才能绣大的牡丹在衣服背后啊…
金家嫡系只剩金光瑶了,薛洋是因为金光瑶领养,那这个孩子呢……
难道…
“师妹,你和金光瑶在一起了?”魏婴眼睛发光,“那我应该叫你什么啊?阿洋是金光瑶的养子,你是金光瑶男人,那我…”
还好薛洋在那边听的不太清楚,不然怕是要被揍了。
“魏无羡!”江澄觉得自己没有带紫电是个巨大的错误。
孩子被江澄吓到了,嘴巴一撇,哭腔明显。“舅舅…”
舅舅。这是江厌离和金子轩的儿子——金凌。
魏婴眼睛跳了跳,没有话说了。
江澄抓了把自己的头发,开口问:“那个就是你说的薛洋?”
魏婴闻言笑了笑,“是啊,金凌的小叔金光瑶的养子。”
“妈的死给。”江澄轻声骂了一句。
魏婴笑了笑,“监狱里你给我找个女人出来?”
“……”
江澄抱着金凌理都不理魏婴,直接走了。
薛洋觉得无趣想要回去,拉开魏婴边上的座位坐下,正要问他走不走的时候,金光瑶进来了。
薛洋两眼放光,“瑶瑶!糖!”
“刚刚遇到了金凌和他舅舅,我给阿凌了。”
金光瑶笑咪咪的看着薛洋变脸。
“好了,不逗你了。到时候急了又要咬人了。”
金光瑶把糖罐子给薛洋。魏婴直接伸手接了。
金光瑶见薛洋没有炸毛,倒是挺惊奇。很好的控制了表情,他开口问:“阿洋,我带你回去吧。”
薛洋不是个能忍受被拘束的人。金光瑶清楚的很,说是问他,不如说是告诉他。
“不要。”薛洋含了颗糖。
金光瑶抬眸看他,他又开了颗糖,“大爷我高兴。”
“儿子,爹爹年纪大了,没有儿子在身边很孤单的。”金光瑶显然是猜到了原因,瞪了眼魏婴。
魏婴朝他吐了吐舌头。
金光瑶知道薛洋的性子,拗不过他的,叹了口气,嘱咐他:“想出来了告诉我。我是说你自己一个人想出来。”
其实魏婴一点也不想出去,毕竟他也觉得对不起江澄。
魏婴和金光瑶吹胡子瞪眼。

“嘿,我就说洋洋你喜欢我吧!”
“滚!老子说了,老子高兴!”
“切。洋洋,你看,你是坏人,我也是坏人,我们俩祸害遗千年!合该一起永垂黑暗之中。”
“少恶心我。滚开。”
薛小流氓到底也没甩开魏不要脸的手。
——end——

设定在监狱里发生故事,主要是我想,他们俩在别人眼里都是坏人,而且监狱里很多事情就理所当然啦,比如弯了……啊哈哈…
薛洋和魏无羡这两活宝要是在一起,我觉得地球毁灭也就不远了……

评论(2)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