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姮

怎么办【澄瑶】

带孩子的奶爸组一定特别可爱!


“金光瑶,怎么办?”

1
金凌尚在襁褓之中时,哭闹的厉害,除了江澄和金光瑶,他谁也不让抱。
“金光瑶,阿凌哭了,怎么办啊?”江澄抱着金凌,踢开芳菲殿的门。
江澄为了照顾金凌,有时会在金鳞台上住一段时间。每次金凌哭闹他哄不过来,就会去找金光瑶,也不管仙督大人在不在忙。芳菲殿的门被踹开次数多了,金光瑶倒也习惯了。
“给我吧。”金光瑶放下毛笔,接过金凌。
金光瑶常常哄金如松,抱的极其顺手。很快就把金凌哄好了。
“你带他回去吧,记得走的慢点,让乳母就待在一边,醒了好喂他喝奶。”
“知道了。”江澄左脚踏出大门,又回过头,“你也早点睡。”
“嗯。”金光瑶的笑容总是那么恰到好处。
2
夜半。
“金光瑶!金光瑶!”江澄又抱着哭闹的金凌来了芳菲殿的偏殿书房,声音有些浓重。
金光瑶把书放下,披上外袍起身,“怎么了?”
“阿凌不知道为什么哭闹不停。不要喝奶,不要玩具。”
金光瑶伸手想抱,却觉得手上一阵潮湿。“阿凌是不是尿了?”
“……”江澄一愣,“小兔崽子,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金光瑶觉得好笑,把金凌放在书桌上,拿出备用的布,娴熟的给金凌换上。
烛光映着金光瑶的脸,柔和温暖。
“江宗主,想来您是感冒了,声音都变了。”金光瑶抱着金凌哄他睡觉。
江澄看金凌上下打架的眼皮,怕吵着金凌,摸摸鼻子点了点头。
芳菲殿里,只有金光瑶来回走动哄金凌睡觉的身影,而江澄早撑不住趴在书桌上睡着了。
金光瑶叹了口气,把金凌放在床上,又把江澄架到床上。
“宗主,夫人问您今天还是睡书房吗?”
“嘘。”金光瑶点头,“让夫人早点休息。”
3
“小苏苏!”金凌在换牙,两颗大门牙空了,说话漏风的很。
愣是把在严肃安排清谈会的金光瑶逗笑了。
“阿凌怎么了?”
“他不想吃青菜。你就说怎么办吧。”江澄端着金凌的饭碗从后面走来。
医生说金凌营养不平衡,蔬菜吃的少。所以金鳞台和莲花坞两方的厨子都在为金小公子多吃蔬菜做努力,各种样子的蔬菜摆在金凌面前,可他一闻到那青草味,就闹着不吃。
“阿凌,不吃蔬菜是不好的哦。”金光瑶揉了揉金凌的头发,接过江澄端着的饭碗,舀起厨子用菜叶子叠成小兔子,喂给金凌。
“小苏苏…”金凌很抗拒,但是看到小叔漂亮的笑脸,苦着脸吃了下去。
“为什么我给你就不要。”江澄想也没什么外人,直接盘腿坐在地上和金凌对视。
“舅舅没有小苏苏好看!”金凌还在嚼饭,但没了门牙的阻挡,米粒从门牙处飞出,粘在江澄的脸上。
“金凌!”江澄黑了脸。
金凌一抖,赶紧起身,扒着金光瑶的衣服。金光瑶笑出声,把金凌抱起来。
但江澄可不准备放过金凌。
“江宗主。”金光瑶无奈的看着平日总皱着眉头的江澄像个小孩子一样揉着怀里金凌的脸颊。
4
金凌长大了,却总和别的小朋友打架。
金光瑶近来也特别忙,管不过来。
远在莲花坞的江澄听到金凌打架了,御着剑就赶到了金鳞台。
房间里,金凌正生气的在摔东西。
地上一片狼藉。
江澄了解了始末,知道是那帮人先嘲笑的金凌,也不阻止金凌摔东西。
但也不能一直这么下去。
他转身,又去了芳菲殿。
“金光瑶,阿凌生气了,怎么办?”江澄抽走金光瑶手中的书信。
“好吧,我去哄。”金光瑶揉了揉眉心,朱砂痣有些被抹掉了。
“等等。”江澄拿起朱红色的毛笔,仗着身高优势,按住金光瑶,在他眉心点了一点。“好歹是仙督,别丢你们金家的脸。”
“那在下就谢谢江宗主提醒了。”金光瑶笑着作了个揖。
江澄回到莲花坞的第二天,听说金宗主送了小公子一只灵犬。
5
观音庙一战,尘埃落定。
金光瑶在那棺材里,没了声息。
“金小公子,你哭什么?为金光瑶?”
姚宗主的声音在江澄耳边响起。
金光瑶,阿凌哭了,怎么办?
那人以前总能处理的很好的。
现在,怕是不能了。
滴血的棺材,冰冷潮湿,偶尔传出凶尸的嘶吼声。

评论(12)

热度(3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