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姮

歧途【双鬼道】

4.
魏婴躺在操场的草坪上,嘴里叼着根草。
太阳有些刺眼,魏婴索性闭上眼睛。无聊到只能睡觉,但偏偏没什么睡意。
数羊吧。
“一只洋。两只洋。三只洋。四只洋。五…”
“魏婴!”
黑影遮在魏婴上头,他感到一阵阴凉。慢慢睁开眼,是一身金星雪浪袍的薛洋。
那是薛洋家里人送来的。魏婴觉得好看,跟狱警“商量”,特别允许他穿的。
“凭什么你什么都不用做?”薛洋满头大汗,大概是监狱里的劳动累着他了。
薛洋很不爽啊。前不久金光瑶的心腹苏涉悄悄传了信给他,金光瑶快回来了,让他先别惹事。否则他会放过嚼舌根的“长舌妇”吗?他会乖乖劳动吗?
开玩笑!
魏婴笑着拉下薛洋坐在草坪上。“我这不有特权嘛。”
薛洋不悦。想起魏婴比别人高级的牢房,想起狱警对他恭敬的态度,想起自己第一天直接被人想送给他泄火,又想到自己累的半死而这人闲散无事的样儿,想都不想,抬手就要打魏婴。
“哎哎哎!谋杀亲夫啊!”魏婴一滚,躲开了薛洋的一巴掌。
“亲你妈逼的夫!”薛洋盘腿坐在魏婴边上,“哪来的特权?”
“江澄给的呗。”魏婴眼神有些暗淡,脸上倒是无所谓的样子。
薛洋挑眉看了他一眼,也不揭穿他。
想来他应该是魏无羡了。
他大概十三岁的时候,金光瑶的哥哥金子轩去世,那是他家瑶儿最忙的时候,他都没敢闹他。后来又是一连串的事儿,金光瑶的嫂子江厌离随后也去世了,留下金凌,一个遗孤。
他那时候也不大,听着金光瑶和苏涉的对话,才知道,竟是江家领养的孩子魏无羡纵凶杀了金子轩。
魏无羡在和他弟弟江澄为江氏夫妇报仇除去人人得而诛之的温氏后,为保温氏旁支,在那些名门正派的压迫下,与江澄决裂,背离正道,步入歧途。温宁,温氏旁支的当家人,极其尊敬魏无羡,毅然决然的跟随了魏无羡,做了他的“保镖”。只是温宁精神有些不正常,偶尔会发狂。那天金子轩去找魏无羡,温宁恰好发狂,在温宁的记忆里,金子轩一向为魏无羡所不齿,所以失手杀了他。
后来,薛洋只知道,魏无羡和温宁死了,魏无羡的黑帮也被警察围剿干净了。只是温宁的姐姐温情着实无辜,但脱不了温姓之罪,被囚于监狱。
“魏无羡…”薛洋不是个会疼人的人,他毫不犹豫的戳上魏婴的伤疤,“你为什么改名啊?你不是死了吗?”
魏婴爬起来,埋在薛洋颈窝里,闷闷的说:“我想像个新生的婴儿。”他顿了顿,“江澄没下杀手,只是把我和温宁送监狱里,关一辈子,也算惩罚吧。”
魏婴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薛洋说那多。或许是偷偷调查了他的经历,觉得这少年像极了另一个方向的自己。
“那江澄还给你特权?”少年人的好奇心总是那么强,也不管伤不伤人。
魏婴没有回答了。薛洋心里不爽,但也没再多问。
江澄到底将他看做兄长。是他对不起他,对不起江家。魏婴阖眸。
狱警们看魏婴抱着薛洋,不敢上前打搅。
薛洋觉得他一大男人被另一个大男人抱着,有伤风雅,学着金光瑶哄自己的样子,顺着魏婴的背,希望他快点恢复,松开自己。
但在魏婴看来,在这黑白阴冷的监狱里,他第一次找到了金黄的暖光。

评论(1)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