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姮

歧途【双鬼道】

番外
“嗯…嗯嗯…啊啊啊……”
东楼最高级的牢房近来总传出类似的声音。
其他牢房的人听着,不禁感慨:老大好精力!
只有温宁微微歪头,不解的问:“可这像是公子的声音啊…”
他的牢友一把捂住他的嘴:“鬼将军啊,祸从口出啊!老大万一恼羞成怒,连你都打怎么办?”
温宁愣愣的听牢友说,吓得赶紧捂住嘴,生怕应了那人说的,被魏婴一顿揍。

“行了行了,魏无羡,你嚎够了没有!”
薛洋撑在厕所被反锁的门把上,朝里边问。
“不行了…我日…”
魏婴虚弱的声音从厕所传出来,薛洋一度认为放任他这样下去会死在厕所里。
魏婴最近不知怎么了,便秘了。上个厕所简直要他命。以致魏婴现在每次上厕所,都要嚎个半天。
本来他叫叫也就算了,偏偏还叫的婉转回肠,薛洋眉头突突直跳,怒火不言而喻。但是看见魏婴扶着腰,一瘸一拐的走出来,和自己事后一样的样子,又实在好笑。
魏婴“哎呦哎呦”的撑着腰出来,看到薛洋挑眉,笑的像只小狐狸。
小狐狸高兴着呢:“让你在床上折腾我呀。本大爷动都不用动就能干的你合不拢腿。”
“嘿,个小狼崽子。”魏婴额头枕在薛洋大腿上,不轻不重的拍了一下薛洋的屁股。
薛洋也不恼,就这个劲儿在那儿笑。
魏婴感受薛洋的颤抖,知道他是笑的,第一次觉得自己攻的尊严受到了威胁。
魏婴拖了拖自己的身子,脑袋往前一移。
“卧槽,魏无羡!你干嘛!”薛洋一惊,笑不出来了。“魏婴!魏无羡!”
魏婴现在整张脸埋在他的腿间,隔着薄薄的囚服,舔着他的大腿。薛洋去推他的头,但力气不如魏婴大。薛洋感受到了温润的舌头带着粗糙的面料拂过他光滑的大腿,身上一阵颤栗。
魏婴从床上下来,蹲在薛洋面前,透过薛洋的眸子,他看到熄不灭的欲♂望。
魏婴隔着囚服吻了吻薛洋的命根子,换来那人一声闷哼。把薛洋的衣服向上推去,轻柔的吻落在薛洋还未成型的肌肉上。一路吻上去,擒住薛洋的下瓣唇厮磨。
“你说过陪我永垂黑暗的。既然我疼了,你陪我吧。”
这便秘的疼,哪能比得上被干的疼。
薛洋闭上眼,做好了起不来床的准备。

温宁啃着西瓜,没再听到魏婴的声音,只是墙面传来了撞击的声音。
听不见任何人的声音,是魏婴的作风了。他怎么可能让薛洋的呻♂吟被别人听见。只是太激烈,掩不住撞击。
嗯,这才正常嘛。公子怎么会是下面的呢。
温宁安心的继续吃瓜。











这下没敏感词汇了吧……

评论(5)

热度(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