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姮

歧途【双鬼道】

2.
薛洋像是听了极大的笑话一样,笑的露出虎牙,顺便甩开了魏婴的手。
魏婴被那笑容晃了眼。他十九岁进了监狱,至今已经五年了。从年少轻狂到世事皆知,陪伴他的是无尽的黑暗与斗殴。他只记得那些囚犯的假笑与淫笑,他都快忘记少年明媚的笑容该是怎么样了。魏婴心里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别让这笑容流走。
那个念头疯狂的生长,占据他的内心。
薛洋笑够了,直起腰,问:“我亲爱的前辈,你这是在上演‘霸道总裁爱上我’吗?或者说这个地方更适合演‘黑帮老大的小娇妻’?”
魏婴收回凝视薛洋的目光,没有回答。
薛洋也自觉无趣,摆摆手,直接走进东楼了。
一进去,扑面而来是一股辛辣味。他是四川人,清楚的了解这味道预示着多强烈的辣味。
里面的狱警给他开了扇门,里面干干净净,四张床铺两张桌子。有一间独立的卫生间,甚至有一个两米多高的衣柜。
这和薛洋想的可不一样多了。
他茫然的看了眼狱警,问他有没有走错。狱警懒洋洋的说:“魏婴他老婆是吧,那就没错了。”
之前带魏婴走的狱警说了,有个顶好看的男孩子进来了,给魏婴的。
薛洋当即就怒了,一拳打在那狱警的脸上,其他狱警听见声响都跑了过来。
“你干什么!”
“干什么?干他!我操你妈!你他妈说谁是谁老婆?”薛洋才不会管对方是谁,他又是如何处境。他只知道那个人惹了他,就该死。
“疯了!快把他拉开。”
五六个人拖住了薛洋,像是狱警长的人打开另一扇门,几个人把薛洋推了进去,又迅速锁上了门。
薛洋猩红的眼眸还没退散,恶狠狠的踹了脚门。
“哎呦呦,这是谁呀?好好的高级牢房不住,跑到这么破旧的地方来待着。装什么清高。”
“动静那么大,真是想不知道都不行了呢。”
“他其实想表示,我是被逼的,我没有想这样,长得好看怪我咯。”
牢房脏乱,十来个人挤在一间,此起彼伏的嘲笑与不屑,刺着薛洋的神经,直至它断裂。


住宿生+期末考试…其实我真的很勤快的…

评论(5)

热度(63)